文化当前位置:长春新闻在线 > 文化 >

网络读书节目:让书香溢出“屏”外

时间:2020-10-17 02:05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4 原标题:网络读书节目:让书香溢出“屏”外 电视节目《朗读者》同步在新媒体平台播出,广受网友欢迎。资料图片 一直以来,世人通过书籍的阅读,用理性抵抗滥情,用明慧…… 原标题:网络读书节目:让书香溢出“屏”外

电视节目《朗读者》同步在新媒体平台播出,广受网友欢迎。资料图片

一直以来,世人通过书籍的阅读,用理性抵抗滥情,用明慧抵挡诱惑,透过静默的字句,获取知识、凝练智慧、冷静推理、审视批判。大众传播时代,媒介技术带来更多可供文化寄身的载体,书籍阅读作为文化传播途径的作用在弱化和受限,人们对书籍的基本需求——消遣、资讯、知识、审美、思想等,都能够在其他大众媒体上得到满足,也由此衍生出更多元、更具象的阅读实践活动。

当前,网络新媒体平台纷纷推出优秀的文化读书类节目,通过朗诵、解读、演绎、评论等方式,将经典作品以视听语言呈现。网络上的阅读,通过文学内涵引领视听节目审美回归,同时,网络读书节目也为文学经典提供了更为大众化的栖息地。

带来在场或虚拟在场的仪式感

互联网平台已经成为立体阅读的主要媒介平台。央视推出的文化情感节目《朗读者》,同时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和央视网播出。实力文化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的场景式读书节目《一本好书》,优酷独播的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等视听节目,体现了媒体人对文化的敬意与坚守。

文学是一种交流的艺术,读者作为审美主体为作品的价值落下锤音,而网络读书节目创造的是一种沉浸式的文化影像景观,观众是信息的接收者亦是景观的建造者,此类节目的“出圈”也体现了受众对文化的追求和对立体阅读的认可。与此同时,研究者们开始担心两个问题:作为“速读”或“导读”的网络读书节目会不会替代对书籍的“精读”,从而颠覆传统的阅读方式?网络立体阅读会不会消解传统阅读的理性审美,从而破坏文化水准?

就第一个问题,可以从文化与娱乐的“博弈”进入讨论。随着技术的发展,媒介形态多样,信息潮水般涌入人们的掌心——移动设备,“苦读的耐心”和逻辑的思考逐渐被视听的感性瓦解。知识和文化需要以更多元、更广泛甚至更潮流的方式被人们“阅读”。在寻找新阅读策略的道路上,学者们注意到了跨界阅读,认为有些名著的阅读需要跨越艺术形式的边界来深入。相比于文字语言,视听语言能够更直观、具体、确切地表现主题、烘托气氛、渲染情绪,受众也可以通过这种立体阅读获得比单纯阅读作品更为多元的感受和认知。于是,在这场博弈中,文化在贴着娱乐标签的视听语言中继续“战斗”。

当然,这种策略是建立在对书本“精读”的基础上,所以网络立体阅读扮演的是“文化迎宾者”角色,以其自身属性向受众传播经典,旨在引导受众回归书籍阅读。同样是借助文化的强大力量,相对于书本,网络立体阅读融合了图文、视频,带来在场或虚拟在场的仪式感,有助于强化集体记忆,激发情感共振,提高文学吸引力,链接文本阅读,以回归文化的传播和传承使命。

唤醒阅读传统和审美回归

《朗读者》就是借助电视媒介对阅读的一种回归。朗读者和观众同时在场或虚拟在场进行了一场融读、诵、看、听为一体的文化情感盛宴。书本仅是朗读者手中的一个道具,一个阅读传统的象征物,承载知识和传递信息的任务由音视频“接管”,阅读作为印刷媒介的书本似乎被观看读书节目取而代之,尽管如此,“阅读”一直在继续。

节目第二季第三期以“生命”为主题词,演员胡歌讲述自身故事并朗读《哈姆雷特》经典片段,言语交流和口头朗诵共同铸造了一个强大的“话语圈”。静默阅读时,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在此时此刻共情共景朗读,却能使一千合而为一。此时,一旁的镜头正记录下集体情感的瞬间,这就不得不聚焦到“视频圈”的魅力。这个声音和图像实现了时空的跨越与交错,伴随着技术手段的迭代更新,具象化、沉浸式地传递信息与情感,对大众有着天然的“引诱性”,引导人们共情加入。

网络立体读书节目,无论受众最初以何种心态加入,都会在靠近经典的同时增长见识。网络立体阅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搅动了知识和思想的流动,成为许多人打开名著的第一扇门。看完网络视频节目,有人走进城市的朗读亭成为“最美朗读者”,阅读从私密、个性化,走向分享、公共化;有人回归传统的静默阅读,享受着一行行文字带来的深度思考的快感。无论如何,网络立体阅读在以自己的方式,引领着读者进行新的阅读实践,这是对文化的传播,也是传承。

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视频平台也在娱乐、肤浅的标签背后展露出引领受众审美回归的努力。无论是《一千零一夜》的提炼式解读,还是《一本好书》的演绎式导读,网络读书节目都在交流着一种实用的智慧,唤醒人们回归阅读。加之视频平台用户基数庞大,为网络读书节目提供了可观的受众群体;大数据等技术精准掌握受众习惯和喜好;弹幕、留言、分享、话题、短视频等形式加强用户互动性;专注打造优质的文化节目IP,用户忠诚度高。由此,网络读书节目也一步步形成了“网络圈”。

很明显,在读书节目这一立体阅读实践中,所有的媒介圈彼此互相交错、融合,没有谁消除了谁,只有为对方产生新的意义,并通过共同协作,浸入式地进行知识的传播和文化的传承。需要明确的是,任何力量都无法自我传承,必须通过某种中介或载体。因此,互联网平台的读书节目都作为立体阅读实践存在,以视听“导读”进入,以呼吁书本阅读为目的,起到了增长见识、普及知识、文化传承、传递正向价值观的作用。

让经典依旧在知识的山谷里回响

虽然无法替代文学作品带来的逻辑思维和理性审美,网络立体阅读可以通过视听方式,尽可能贴合文学作品的本真意境和独特灵韵。《一本好书》,一个环形舞台,若干个场景切换和一群实力演员串联为一本多维立体的“好书”,从道具到台词,从演绎到评析,以强大吸引力的可视化,呈现还原作品的同时实现了审美追求。

《一千零一夜》是现代“说书人”的表率,“在夜晚,在街头”这些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场景,正是文学来源的平凡世界,他们手握书籍,将自身从文学作品中获得的感知和领悟娓娓道来。由此,网络立体阅读也实现了快餐文化下从感性审美向理性审美的回归,同时也回应了研究者们的第二个担忧。

网络读书节目作为实现经典阅读的一股力量,拓宽了当下通往阅读的入口,改变了进入方式,留下继续深入的可能。碎片化时代,更应该重闻书香,回归阅读,结合网络化、影视化、大众化的阅读节目,让经典文学作品继续成为照亮智慧的明灯,依旧在知识的山谷里回响。

(作者:邵的湾,系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博士,供职于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上一篇:当生命一经点燃
下一篇:“考古中国”五项考古新成果发布 揭示早期